心灵俱乐部

潜意识的点拨
[发布时间:2014-04-11 08:37:23 ][阅读次数:3210 次]

  潜意识的点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春晓  2011年10月28日

   今天是涂鸦日记工作坊的第三次活动。
    范老师今天改变了工作程序,由我们自行入境,关注身体和内心。
    随着深深地呼吸,我的感觉到自己的肩越来越沉重,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抓住一般。
    当我把关注放在沉重紧张的肩部时,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幅图案:
    一只绿色的乌龟紧紧地扒在我的肩上,这只乌龟圆圆的,胖胖的,一条活波的尾巴调皮得动来动去。
    继续观想,那只乌龟忽然转了方向,头朝下爬去。
    睁开眼睛,开始把这一切呈现出来。
    选了一支绿色的画笔,描绘着头脑中的画面。
    毫无美术天份的我,一笔一笔小心细致地勾画着乌龟的圆圆的壳,壳上的花纹,四个小爪儿,圆圆胖胖的头,俏皮可爱的小尾巴。
    之后,在一排各色画笔中挑选了暖暖的黄,勾画出一个暖暖的背。
    放回画笔,凝视画面,我的无意识想告诉我什么?
    看着紧紧贴在后背的乌龟,“坚守,紧贴,持久,忍耐,活波可爱”几个字跃入意识之中。
    就在此时,儿子的形象一同闯入。
    紧紧贴在我背上令我痛的竟然是最亲爱的儿子。
    想想,确实,儿子就是粘豆包,粘我粘得会让我火冒三丈。家里地方很大,只要我一回家,他就贴在我身上。我坐在沙发上,他就会贴过来,还会粘呼呼地亲我一脸口水。晚上稍晚一点儿回家,他就会不住地打电话。简直就是狗皮膏药。
    端详着嫩黄的后背,一股暖暖的感觉。为什么会选用这种色彩呢?
    也许,我该做一些改变了。脱去黑白二色,让自己不那么冷漠,变得温暖,温柔。
    我知道自己对别人很冷漠。对家人,对亲人,对朋友,对知已,都如此。
    也许是从小在外漂着的缘故,已不记得什么是“想家”,从来不会主动思念父母和兄弟姐妹。对自己的家照顾也很少,家务基本不做。不止一个人说过,我最不适合娶来做妻子。对朋友,知己亦如此,奔四的女人,内心还总是长不大。
    真的该改变了,就从这暖黄开始吧。
    正思索着,范老师提示,让我们每人远远地看着自己的画,问它几个问题:
   “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?”“你想告诉我什么?”
    我按照提示,在心里虔诚地问着。
    那个小乌龟好象真的活了一样,它说:
    “我想告诉你,不要离我太远了”。“我担心你走开,不再回来”。“我需要保护,其实我很软弱”
    霎那间,我的心一痛,强忍着没让泪水出来。
    脑海中出现的儿子可怜的形象。
    我终于感受到,死死抓住我的乌龟,是因为它担心我会离开它。
    以前,对于儿子对我的粘的理由,我也完全明白,但今天才是感同身受,真真切切。
    靠近是因为担心,带着壳是因为软弱。
    不要离我太远了----最近的儿子心底深处的呼唤。或者,是我内心的欠疚----画是我的,声音也可能是我的。
    从儿子三、四岁时,正是我调换工作的时期,新的工作,好强的性格,让我不分办公室还是家,不分工作时间还是休息时间,把精力倾向于工作,而忽略了小小的正待呵护的儿子。他是一个从小就调皮得令人头大甚至精神崩溃的孩子,因而少不了挨打,加上后来才检查出的弱视问题,让儿子的安全感没有构建起来。而我,对他的陪伴过少,使得安全感更加可危。儿子的童年期,正是我人生处在迟疑,徘徊,忧虑的时期,这不能不给他带来负面的影响。我工作上的失利、别人的打压,让我憋足了劲学习,每天十二点前睡觉是极少的。而面对儿子要求陪陪的愿望漠然不理。多少次儿子就在我书房电脑桌旁的地板上睡着,多少次儿子说妈妈你看完这段书就陪陪我吧。可是,每当我把想看的书看完,发现他已经一个人睡着了。中心建立起之后,时间更少了,不仅没空陪他,有时连饭他都不能按时吃上。见我面少了的儿子,在我一回家,立即围了上来,贴在我身上,而这时,我却感觉他太粘人,不是厉声喝斥就是推开他,儿子常带着祈求的目光说“妈妈,你能不能象对你中心的孩子一样对我”。
    细细端详画面,越来越感觉到孩子的可怜与无辜。
    而该如何去做,也有了答案。
    仍舍不得放下这幅画。久久凝视,潜意识真的好有能量,我发现在我画的乌龟壳很有意思,开始每一块图案是紧紧相连的,而在代表将来的右侧每一块都有留白做为分界。“界限”,这个词儿又蹦了出来!
    爱,全心的爱,同样要有界限------这是潜意识对我的点拨吧。
    谢谢!

 

[打印本页]  [关闭本页]